掃描關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當前位置: 首頁 >> 水文化 >> 水之悟
幸福的“水管家”
發布時間:2019-01-07 17:19:13來源:江西水文化雜志編輯部作者:丁曉平

在江西瑞金沙洲壩,“吃水不忘挖井人,時刻想念毛主席”的故事家喻戶曉,如今成千上萬來參觀紅井的人,都要喝一口紅井的水,并得到瑞金人的祝?!昂攘撕煬?,前程無限美?!??xml:namespace prefix = o />

萬物生長靠太陽,萬物生長也離不開水。對農民來說,沒有了水,就像莊稼沒有了水一樣,天就塌下來了。

離沙洲壩紅井不遠的葉坪鄉,在國家修建龍山水庫、葉坪萬畝灌渠之前就曾飽嘗沒有水的痛苦??刻斐苑溝吶┟?,眼巴巴地看著莊稼枯死在干涸的土地里,欲哭無淚。萬畝灌渠建起來后,一到農忙耕種季節,處在灌渠下游的禾倉村、謝排村仍然沒有水,因水渠修建而快樂的農民此時卻因水吵嘴起沖突。

沒有水的時候,盼著龍王爺下雨;現在有了水,竟然也跟之前一樣餓肚子、吃米糠。原因出在萬畝灌渠缺乏統一管理,水管站起不了作用,不僅灌渠沒有人維修養護,水費也難以征收——這是一個得罪人的差事,出力不討好,不僅挨罵,有時候還要挨打。

“你們不愿意管,我來管!”這聲音在鄉親們中間炸開了鍋,讓大伙兒一起望向他愣住了。半晌,熱烈的掌聲才響了起來。就這樣,二十四歲的他主動請纓,到龍山水庫葉坪萬畝灌渠管水站當了一名管水員。誰知,這一干就是四十年。

“管什么都好,你跑去管水!”親戚們都勸他?!八黨齙幕?,就像潑出去的水。說話要算話?!彼卮鸕?。他就是這種性格,用他母親的話說,“一根筋”。1980年,剛剛改革開放,“孔雀東南飛”,朋友們勸他“到廣東去打工,隨便干干也比種地強”。說實話,他不是沒有動心:一年工資才六百元,出去打工的鄉親都掙得比他多。即使到了今天,一年工資才一千四百元,幾乎就是義務奉獻。

留住他的是使命感?!靶∈焙?,灌溉時節實行輪流灌溉,一個小組一百五十多畝田地,五天才能灌溉一次,一次只能灌溉四小時,來水了大家都一窩蜂地搶,就怕自家田地里灌溉不上,莊稼喝不飽,收成不好?!彼燈鶩?,年過花甲的他依然激動,“我小時候家里窮,吃過野菜湯、糠米湯。我就覺得糧食珍貴,吃飽肚子就是幸福。后來都改革開放了,有了水庫,還餓肚子,我不服這個理?!?o:p style="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TEXT-ALIGN: justify; MARGIN-TOP: 0px; TEXT-INDENT: 2em; MARGIN-BOTTOM: 0px" align>

到了管水站,做了管水員,他做的第一件事兒就是調查研究,摸清底數。這一查,還真讓他嚇了一大跳:龍山水庫葉坪灌區主灌渠總長二十公里,總灌溉面積達一萬四千多畝;轄區內擁有十個自然村共計一百六十八個村民小組,用水戶兩千五百家……這么大的灌溉面積,這么長的灌渠線路,這么多的人口,如果沒人管,到了下游能不是有種無收嗎?!

有了底數,就查找原因。他帶領全體管水員在二十一公里長的灌渠上來來回回走了半個多月,像人口普查一樣,每一條支渠、每一個涵口、每一座水閘,他們一一進行測量,長多少、寬多少、深多少,灌溉面積是多少,一一登記造冊,“數字化”處理,記在自己的小本本上?;乩春?,他經過精心計算,花了一個月功夫,畫出了一張“龍山水庫葉坪灌區灌溉渠系圖”。這是葉坪萬畝灌渠的第一張“水地圖”。有了這地圖,他就成了“活地圖”,治水作戰也就有了目標。

經過幾個月的奮戰,他終于總結出了“上游水漂漂,下游旱死苗”的原因:一是渠道工程老化,上游的水浪費嚴重;二是丘陵地帶塌方多,淤積嚴重,渠道阻塞;三是支渠的水口和涵缺閘口沒有流量控制;四是水庫水資源總體有限,造成用水旺季缺水,水源還要經過兩個鄉灌溉之后,才到達葉坪境內的萬畝灌渠。

找到了原因,就要拿出解決的辦法。辦法哪里來?他相信,辦法都是干出來的。不管晴天雨天,無論春夏秋冬,他帶領管水員扛著鋤頭、鐵鍬,哪有漏洞第一時間堵哪里,哪有塌方第一時間清理哪里,確保渠道的暢通無阻。對每一個涵缺閘口,他都根據灌溉面積的不同進行計算,合理分配水量,保證了上游下游的供需平衡。

四年過去,葉坪萬畝灌渠糧食年年增產,家家戶戶年年豐收。他也得到了回報——1984年3月9日,葉坪鄉給他發來了一張“聘任書”,聘任他擔任龍山葉坪干渠管理站站長。他二話不說,接受了聘任。這是他人生中接到的第一份聘書,也是唯一的一份,因此倍加珍惜。如今,這張聘任書漸漸破舊泛黃,字跡也漸漸模糊,不知不覺陪伴他走過了三十四個春夏秋冬。他小心翼翼地珍藏著它,專門粘貼在一張完整的白紙上。每逢來了客人,他都拿出來擺在桌子上供大家“參觀”,自己站在一旁笑呵呵地,好像是展示自己的傳家寶似的。

他也總結出一套灌溉管理“七字經”——“上堵,中調,下突”,再加上一個“勤”字?!吧隙隆本褪恰吧嫌嗡看?,多堵塞,不費水”;“中調”就是“中游面積多,調控水量,合理分配”;“下突”就是“組織勞力,分兵把口,突擊送水到下游灌溉”;“勤”字不用解釋,大家都知道就是勤勞。一分耕耘一分收獲,世界上沒有不勞而獲的事情?!捌咦志笨雌鵠賜ㄋ滓錐?,實質上就是有效地實行了計劃用水、節約用水、科學用水。有了水,莊稼就茁壯成長,灌區的農民就有了好收成??吹腳┟穹崾盞男α?,他笑得比誰都燦爛。

到了2005年,葉坪鄉萬畝灌渠水管站實施轉型改革,改為瑞金市龍山水庫葉坪萬畝灌區農民用水協會,他毫無爭議地當選為會長。職務上從站長變成會長,稱呼上也從“小曾”變成“老曾”,但四十年如一日,他活動的范圍從未超過葉坪灌區這二十一公里的半徑。

俗話說,水火無情。2010年6月26日中午,從灌渠檢查回到家,他剛剛端起飯碗,忽然間狂風四起,烏云滾滾,瞬間暴雨傾盆。這時,他想起灌區五號排洪水閘沒有打開,因為五號水閘渠堤最低、渠道最狹窄,渠堤下面還有橫嶺村村民曾志平承包的十畝魚塘。山洪暴發,魚塘就會遭受滅頂之災,曾志平這幾天偏偏出差在外……他趕緊放下碗筷,披上雨衣沖出了家門。等他跑到閘口時,發現山洪像一頭紅了眼的斗牛恣肆奔騰,匯入了灌渠,渠堤水位已經超過二十多厘米。他趕緊開閘泄洪,一塊,兩塊,等他拼命拉到第三塊閘板時,兇猛的洪水一下子越過頭頂,裹挾著他,瞬間將他沖到下水閘一百多米的地方。他拽住了渠道邊的一根樹枝,奮力爬上岸來,踉踉蹌蹌地再次沖上堤壩,用盡全部力氣拉起了第四塊閘板。洪水“轟”的一聲,如萬馬奔騰一瀉千里。渠堤保住了,魚塘得救了,灌渠的幾百畝水稻也得以保全。

既要防澇,更重要的是抗旱。每年7、8月份是晚稻抽穗的時節,也是用水高峰時段,灌溉用水更加緊張。2013年7月初,天氣炎熱,干旱少雨,下羅村近千畝晚稻缺水,面臨旱災減產的危險。但水庫到下羅村的引水渠道長達十五公里,干熱天氣讓引水路上的蒸發損耗很大。他看在眼里急在心頭,立即組織協會管水員統一行動,在十五公里的渠道上堅守四天三夜,分兵把口,杜絕了跑冒滴漏,把水快速順暢地送到了下羅村,千畝晚稻及時得到了灌溉,喜獲豐收。下羅村的鄉親們一見到他,笑得合不攏嘴,夸他是鄉親們的“水管家”。

葉坪灌區農民用水協會自2005年2月成立以來,在他的領導下,通過實施以“水價、水量、水費”為主要內容的公開和公示制度,增加了水費收繳的透明度,杜絕搭車收費和挪用水費現象,區域內建立了公平的供求關系,水事糾紛大大減少。過去用水找政府,現在用水找協會,農民們的水商品觀念增強了,節水意識提高了,風氣也和諧了不少。

葉坪灌區農民用水協會辦公室成立以來,他就在自家專門騰出一間房子作為辦公室,桌椅也都是自己掏錢購置的,四面墻上貼著規章制度,也掛著榮譽證書。前不久,他多年來申請加入中國共產黨的愿望也實現了,瑞金市市長和葉坪鄉黨委書記是他的入黨介紹人。他說,這是他一輩子都感到幸福的事情。

“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鋇諞淮衛吹餃鸞?,我不僅喝上了“紅井”的水,而且還聽到了瑞金這個“水管家”的故事。他只是一位普普通通的農民,和中國任何一個鄉村的農民沒有什么兩樣——忠厚、儉樸、勤勞、熱情,他的名字叫曾治中。

(作者系安徽懷寧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現任解放軍出版社軍事編輯室主任,著述有20 多部約700 余萬字,策劃編輯作品榮獲中宣部“五個一工程”獎、國家圖書獎等獎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