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關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當前位置: 首頁 >> 水文化 >> 水之悟
如魚得水
發布時間:2018-08-14 09:21:03來源:江西水文化雜志編輯部作者:秦璐

贛東北,有一條昌江。這股從古閶門流來的碧水,經浮梁,繞景德,下鄱陽,匯入饒河,終歸于浩渺彭澤。一路水氣酣暢,淋漓潑灑。

昌江幾曲,江畔就見幾處蘆葦,幾灣村落,其間有一座山,形似鲇魚,惟妙惟肖的魚嘴探到昌江邊,當地人就喚了個名做“鲇魚山”。鲇魚山邊有個鯰魚山鎮,鎮里有個魚山村。

夾在上游浮梁下游景德“萬國來求”的熱鬧當中,見慣了千年昌江滿載“一瓷二茶”的來去舟楫,瞧熟了國別不同、樣貌各異的往還客商。這個村莊顯得頗為恬淡。就那么靜靜地,在昌江邊從容地度著自己的小日子。                                                                                                                                                                       

 

山中日月長。

最早擇此處定居的人們定是先相中了這里的水。落下腳來,在江邊盥洗一番后,汲水、做飯、洗衣、灌田、澆園、喂養牲禽……村子貼著江、倚著山悠悠地生長起來。

黎明,山間的薄暮剛被雞鳴掀開一角,就聽見各家開門啟戶的響動。不多時,陸續傳來扁擔被沉重的水桶壓得“吱噶吱噶”作響的聲音。聲音穿村過巷,“嘩啦”傾進家家戶戶的缸里或盆里。

不知哪年哪月,村人動了念,何不在村里掘一口井?若是可以就近取水,顯然要比到幾百米外的江河中挑水省力得多。

說干就干。江南水鄉,地下水自是豐沛。果然,只挖了幾米深,水就 “沽沽”地涌出。

“打井是門手藝?!彼嫡饣暗氖腔平ㄆ?,一位掘井人。

首先要能勘探出哪里有水,水源是否干凈,下挖多少米能見水,挖井處的土壤是否容易坍塌。老黃說,井既維系著村民們基本的生活需求,又是人丁興旺、家業繁盛的象征。

打井一直被村里人視為一件很重要的事??紗蚓飧魴械北舊?,是辛苦且危險的。

尋定了方位,“哐”地用镢頭在選準的界線上開掘,直直地一洞掘下去。越挖越深,活動的余地越來越窄,人就在洞里越縮越小,收束得緊緊的。成千上萬次收斂地用力,很憋屈。再往深去,耳邊漸漸只有工具和土層漫長的交涉,漸漸地水出來了,干土泡了水和成爛泥,分量愈加沉重,越挖越泥濘,越挖越吃力。

停下來喘口氣,聽覺會變得格外敏銳,滑輪“吱吱”的卷動聲,吊出土石的桶在井壁上悶悶的磕碰聲,鐵鍬“咔拉咔啦”鏟刮起泥水的聲音,裝運泥土的小推車碾壓地面的聲音……

頭頂上的天剩下圓圓的一片,日頭烈的時分,乍長乍短的光就垂到井里,像繩,許多極為細小的飛塵在那“繩”里忙忙碌碌。不敢多歇,怕水涌出來更難掘,發著力氣夜以繼日加勁干。水越積越多,漸漸漫及腰身。泡在寒浸浸的冷水里著實難過。老黃卻挺樂觀:“我們現在挖井有半截的防水褲穿,老一輩的打井人更遭罪,光著腿就下去了,挖井時間久了會得風濕病,一遇變天,骨頭疼?!?o:p style="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TEXT-ALIGN: justify; MARGIN-TOP: 0px; TEXT-INDENT: 2em; MARGIN-BOTTOM: 0px" align>

潮冷的井底,濕滑的井壁,突然塌陷的井墻,運送中掉落的石塊和泥土都可能對掘井人造成嚴重的傷害,需處處提防。遇到過井塌方,還曾從十六米高的井里摔下的老黃說:“井是用命換來的?!?o:p style="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TEXT-ALIGN: justify; MARGIN-TOP: 0px; TEXT-INDENT: 2em; MARGIN-BOTTOM: 0px" align>

挖好了,砌妥井壁,夯實井圈,筑起井欄,再把整口井里里外外淘洗干凈。一口井就成了。

井用甘甜清冽的水滋養著小村。人煙愈盛,井也越打越多。幾乎每家都有一口井。井靜靜地用溫潤明亮的眼眸注視寒來暑往,日升月落。

 

 

一年年就這樣過去了。

直到有一年,持續數月滴雨未落,大家發現好幾口井干枯了,沒干的那些井,水面也落得低低的。

“那是2009年?!崩匣屏熳盼頤峭謇鍶?。

這場大旱讓人們驚覺,越來越多的人,上游下游的廠礦,讓原本豐富的地下水資源,日漸匱缺。原來只需要掘地幾米就水汪汪的井,現在要挖八米、九米、十米,甚至要挖到十二三米才能見水。

這一年,省水利廳啟動的農村飲用水安全工程任務下達到各個村鎮。村里又找到了老黃,委托他領著人施工,給村里打井。這一回,井要打得很深。

為何?景德鎮市水務局的吳德柏總工程師告訴我,在淺表水的循環過程中,一部分水中分散的固體小顆粒,能通過在溪流、江河中緩緩流動時,因重力作用發生沉降而除去。另一些固體小顆粒在水滲入地下的過程中,也會被土壤、沙層吸附和過濾。雖然水已經努力地不斷地撇棄污濁和雜質,保持著自身的潔凈清澈,但在循環中還是不可避免地會被環境中的一些污物所玷染,比如,生活、工業所產生的廢水,過量使用的農藥、化肥,以及一些污染物所孳生的病菌。污染的結果是使地下水中的有害成分如酚、鉻、汞、砷、放射性物質、細菌、有機物等的含量增高。長期飲用被污染的地下水對人體健康危害很大。

黃建平帶我們繞過幾幢規整的小樓,踏上一條細細的灰黃土路,路上有散碎的瓦礫石子。愈往前,路愈細,車前、夏枯、通泉、雪見、香薷、澤漆這些草木就慢慢地親近過來,你推我攘鬧鬧地往路中擠,路變了一片綠,綠從地上起,高過人,苦櫧、栲樹、楓香、樟樹、木荷、毛竹擎起大朵大朵的蔭涼。婉拒了那些草木藤鉤的牽扯,我們來到一扇小小的鐵門前,老黃摸出鎖匙開了,門里是簡簡單單一間小小的混凝土和磚砌的屋。

這是井的家。

這里,有幾條或粗或細的電線接通著電機的關竅,同為磚石砌就的長方形井臺里,黑壯有力的水管茁茁地長出來,老黃擰開白色的水龍頭,一股水流激烈地噴濺出來,迫不及待地和接在水管邊的接口和井臺打著招呼。

經過水利部門的勘探定位,這口井正好打到地下水的水帶上?!罷餼?0米深,產量大得很,一天可以出250噸水?!焙妥偶ち業乃魃?,老黃大聲說。

伴隨著越來越好的生活條件,和越來越暢通的資訊,村民們的健康意識也越來越強。漸漸地,村民們自家的手壓井閑置了,許久不再使用的老井,為防止人跌進去,都用水泥蓋住了。

2014年3月,魚山村的自來水管網聯通了,村里的1448口人吃上了深水井里的清泉水。四通八達的暢通管網仿佛魚山村身上的一根根飽滿血管,為整個村子輸入了滿滿的健康元氣。

 

從上世紀90年代的人畜飲水解困工程發展到現在的農村飲水安全鞏固提升工程,經過二十余年努力,水量不足、取水不便等農村飲水突出問題得到有效解決。但農村飲水安全工作要做到位,既需要做好前期水源勘測和調查,根據各地地形、水源、用水需求、居民分布等條件,因地制宜,通過經濟和技術上的比較權衡,合理確定工程類型,又要將可行性,與今后長遠發展的需要進行銜接融合,還需要大范圍的交流和對接,這些都不簡單。

2012年,省水利廳副廳長楊丕龍率隊對景德鎮的農村自來水規劃編制工作進行調研時建議,可以參考其他一些地區的做法,對農村飲用水安全工程進行提升。

于是,由景德鎮市水務局農水處牽頭,帶領相關部門進行調研后得出結論——規?;泄┧哂泄┧煽?、水質有保障、管理規范等特點,有利于農飲水工程的可持續利用和良性運行。

2014年的1月,昌江區與江西省景德鎮水務有限責任公司簽署了合作協議,按照江西省農村飲水安全工程建設和景德鎮市城鄉供水一體化項目及有關要求,全面實施城鄉供水一體化建設。

陣陣鞭炮聲中,一群群強健的機械率先開工。深赭、明黃、暗赤的泥土被挖掘機大斗大斗地刨開,黝黑碩大的管道被吊機的大爪捏攥著安入,頭戴鮮紅安全帽的工人們神情專注地安裝、銜接……

熙熙攘攘的工地上,昌江區水務局的蔣德俊介紹道:“這是景德鎮市瓷都自來水工程麗陽——鲇魚山鎮管網延伸項目,工程總投資2977.98萬元,管網覆蓋麗陽鎮10個行政村、鲇魚山鎮12個行政村和13所農村學校,提供47150人的飲用水。等這個城鄉供水一體化工程完成后,各個村就能接通和市里一樣從景德鎮市第四水廠輸送過來的自來水了。這對其中15891名飲水不安全人口而言,實足是件大好事?!?o:p style="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TEXT-ALIGN: justify; MARGIN-TOP: 0px; TEXT-INDENT: 2em; MARGIN-BOTTOM: 0px" align>

聽到這,我不禁用佩服的目光打量這些管道。見我細細端詳,城鄉供水一體化項目部的胡松拿起一截管料,指點著:“光是這種直徑100毫米的主管線我們就鋪設了七、八十公里,100毫米以下的就更多。我們要把水接到每一個村子里去?!?o:p style="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TEXT-ALIGN: justify; MARGIN-TOP: 0px; TEXT-INDENT: 2em; MARGIN-BOTTOM: 0px" align>

他告訴我,一個行政村下面有好多個自然村,東一村西一村,南一戶北一戶地散布著。工程要做的,是把散落在山野田林中的這些散點用管線連貫起來。為了保證供水量,就要盡量縮短管線長度,取直線布設。這在設計圖上,不過就是點和點之間輕巧地畫上那么一條條直線,可到了真真切切的的現實中,有時,管道要從水田里穿過,面對抓起又漏下的濕滑田泥,挖掘機徒有巨臂也無處發力;有時,通往村子里的羊腸小道過于狹窄,大型機械無法進入……這時,所能倚仗的,就只有人力了。其他季節倒還好說,最怕的就是酷暑。辣辣的日頭灼得地里的土冒煙,田里的水燙手,更別說一腳踩進去還散發出肥料、泥漿和著熱氣漚出的氣味,難聞極了。被滾燙的烈日,泥濘的濁水夾擊的工人們戲稱這是“上蒸下煮”。有人被田里的毒蟲、螞蝗叮咬了,有人被烈日曬傷了,有人的腿腳被炙熱泥水浸蝕得紅腫,可他們說:“這是為大家做好事,值得?!?o:p style="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TEXT-ALIGN: justify; MARGIN-TOP: 0px; TEXT-INDENT: 2em; MARGIN-BOTTOM: 0px" align>

這些不畏辛勞的人兒挖啊,抬啊,越過那些跌宕崎嶇的田野,走進那些新新老老的屋舍。這些載滿甘露的管道穿啊、連啊,穿過那些去天不遠的青山,連起遠遠近近的村鎮。

“開工到現在4年多了,村里的人現在都愛用我們接進來的水,你來看?!苯驢〈癰澆吶┘醫櫪戳街話狀賞?,一只打上井水,微微泛黃,一只接滿自來水,瀓清?!澳闥德?,喝哪碗?”大家暢快地笑起來。

延伸,一路延伸。

從市延伸到縣,從縣延伸到鎮,從鎮延伸到村。潔凈的水從飲用水源地被曲曲彎彎地引導著、指揮著,源源不絕地通過管道輸送到萬戶千家。龍頭一開,水就會如約而至,流淌出不盡的甘甜。

做飯、吃茶、濯衣、洗澡……和水有關的一切,變得越來越簡單。但水的故事還在繼續,伴隨著時光在江邊流淌,在井邊吟唱,在村鎮大大小小的水龍頭里播放?;秀奔?,我仿佛見到,昌江邊的這條“魚”露出一朵微笑。

這叫人歡喜的水喲!

分享到:
49个号 怎么买稳赚 多人龙虎 网赌黑客修改余额 快三买和值稳赚吗 超级大乐透100期走势图 七乐彩几个号算中奖 pk10计划全天手机版 福彩双色球下载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3d 不限ip多账号送彩金 捕鱼达人2旧版本 安格斯 牛牛当庄赢钱的概率 安卓麻将 7m足球即时比分二合一 欢乐麻将二人雀神过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