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關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當前位置: 首頁 >> 水文化 >> 水之悟
如水之旅
發布時間:2018-10-29 15:12:17來源:江西水文化雜志編輯部作者:詹文格


風是沒有形狀的,樹描摹了它的形狀;水是沒有形狀的,河床塑造了它的形狀;靈魂是沒有形狀的,但人的行為鑄就了它的形狀。

神奇之水,它隨物賦形,難以名狀,它自然天成,水乳交融,以不變應萬變。水不管被如何折騰煎熬,它從冰點到沸點,水始終還是水,蒸汽上升,云層低垂,水珠下落,水在冰雪雨霧中轉世輪回,最終還原成水的模樣。

在熱浪蒸人的時節,感謝一趟如水之旅,讓我有了親近河流的機會。這種可遇不可求的行程無法刻意,只能等待水到渠成的時機。探訪峽江水利樞紐工程的晝夜里,我的內心始終翻騰著浪花和濤聲,我在想象,一條比作母親的河流,她應該擁有怎樣的身姿、表情、精神和氣魄。

這是一趟頗有意思的行程,可在出發之初竟然毫無意識,也毫無準備,沒想到隨水而去的遠行會有一種夢幻般的感覺。水是至誠至性之物,它通江達海,率性奔放,所以樂水的智者最早參透水的本質。

老子的睿智機敏和淵博,全都包含在“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的哲言里?;壩鎦興淙黃葑潘娜嶁?,但思想上分明閃爍著刀劍的鋒芒,由此衍生的水文化不僅在中國產生了深遠影響,而且對整個世界文明發展都有著巨大的推動作用。

水是萬物之源,水利萬物是水的情懷和博愛。我們每個人都在水中孕育,水中成長,水讓世界生生不息,水讓大地豐饒多姿。水是一種隱喻,也是一個向導,人最高境界的善行就是像水的品性一樣,澤被萬物而不爭名利,處眾人所不注意的地方。

生活在水資源豐富的江南,很多時候我們對水都會熟視無睹,只有在干旱缺水的鹽堿地上煎熬過的生命,對水才有刻骨銘心的記憶。我常常反思,對于水來說,自己是個有罪之人,回想曾經用水的奢侈,對水的放縱,讓寶貴的水資源涌向了下水道,毫無節儉和節制可言。

出發看水那天,萬里無云,清晨的風攜帶著難言的舒爽,輕輕掠過河面,送來水的潮濕和柔軟。面對美好的時刻,我趕緊按下車窗,用身體迎接撲面而來的河風,可飛奔的汽車不解人意,眨眼間就駛過了大橋。當我回望橋下玉帶似的修河時,心中不禁泛起了一陣波瀾,車的顛簸與浪的起伏,指向同一個方位,在峽谷中暗合成流水的節拍。

水渴望流淌,即使禁錮在狹小空間里,也依然持有奔騰咆哮的欲望。水有一種無形的力量,它在不經意間撞擊了我的心扉,讓我在毫無準備的狀態下與水相遇。這是一個與水有關的細節,這個細節勾起我太多的追憶與遐想。那是一瓶隨車派送的礦泉水,天藍色的包裝紙如同一朵帶雨的祥云,飄過頭頂,讓人通體濕潤。沁涼的水瓶握在手中,就像一道神秘按鈕,瞬間就能擰開情感的閥門。當我喝著這瓶采自幕阜山下修河源頭的礦泉水時,頓感眼前浪花飛濺,溪流匯聚,百鳥歡唱……

從修水往南昌,這是修河的走向,那種暢流的快意,帶著溪流的囑托,河水的奔涌,匯聚成江湖大海的意愿。車過滕王閣,光影閃爍,突然間想起了王勃的句子:“襟三江而帶五湖……千里逢迎,高朋滿座……老當益壯……寧移白首之心?窮且益堅,不墜青云之志……物換星移幾度秋。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o:p style="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TEXT-ALIGN: justify; MARGIN-TOP: 0px; TEXT-INDENT: 2em; MARGIN-BOTTOM: 0px" align>

江湖像一面鏡子,映照古今,人所經歷的一切就像水的聚集與流散,王勃筆下的水,至今仍在后人心中翻騰流淌。從南昌轉峽江是贛江回流的行程,從清晨到傍晚,由順水而下到逆江而上,我在反復想象長河落日的景致。從修河到贛江,從一滴水到另一滴水,從一處山脈到另一處山脈,這不僅是時間和空間的轉換,更是物質和精神的交融。短短一天時間,我手中的礦泉水已經更換了三種牌子,修水、南昌、峽江,這三處的水匯聚在體內,讓我體會到了生命的蓬勃和青蔥。每一滴水都像母乳一樣滋潤著心田,讓人感覺神清氣爽,周身松弛。

水是最擅長寫意的物質,凡是有水流淌的地方,萬物就會豐盈,人丁就會興旺,水維系生命的活力,構建永恒的世界。浩蕩的江河滋養著鐘靈毓秀的贛鄱大地,物華天寶的魚米之鄉讓多少人愛慕向往。大江以西,豐沛的水流滋養著厚重的人文歷史,光耀歷史的贛文化有著輝煌的過往。由贛江、撫河、信江、饒河、修河五大河流構成的鄱陽湖水系,覆蓋了江西94%的面積,幾乎與全省行政區域重疊,這些奔涌的通道搏動著強勁的心跳。從省級地圖上可以看到,那一瀉千里的干流,奔騰不息的支流,淙淙而來的溪流,像一場多聲部的合唱,傳送著紅土上的雄渾和壯闊。贛水蒼茫,如同人體的動脈、靜脈和毛細血管,匯聚成鄱陽湖流域強大的循環水系,源源不斷地為大地輸送生命的養分。

隨水而動,踏浪而歌,結伴而來的尋水之旅充滿科普意味。雖然同屬一省,但對于全省最大的峽江水利樞紐工程竟然知之甚少,雖然網絡時代的信息鋪天蓋地,但視野之外永遠會有盲區。

峽江水利樞紐工程是四十年改革開放中江西水利建設的縮影。那座選址精準的大壩位于峽江縣巴邱鎮上游峽谷河段,上距吉安市約60公里,下距省會南昌約160公里,它像一個巨大的胎盤,儲存著豐富的營養,通過臍帶般的河流,輸送天然的養分。這項江西最大水利樞紐工程完成后,使下游南昌市的防洪標準由一百年一遇提高到兩百年一遇,贛東大堤的防洪標準由五十年一遇提高到百年一遇。工程竣工以來,平均年發電量11.44億度;改善上游航道65公里,為下游兩岸沿江農田灌溉和應急補水創造了有利條件。

走進這個集防洪、發電、航運、灌溉為一體的工程,我真切地感受了吳承恩在《西游記》中對龍宮的描寫。無法想象機房外面就是滔滔的江水,引領者帶著我們在江水下行走,而又渾然不覺。漫步在與江水一墻之隔的走道上,有一種涼颼颼的感覺,盡管外面是36℃的高溫,但機房內卻有著深秋的清涼。面對這座總庫容11億立方米,安裝了9臺世界第二、亞洲第一的大型轉輪式水輪發電機組的龐大工程,讓人感覺到個體生命的微弱與渺小。

對于我這個從小就參與過興修水利的人來說,對水利二字有著特殊感悟,水利這兩個漢字的組合,帶來了萬千氣象。據學者考證,水利一詞最早見于戰國末期的 《呂氏春秋》:“掘地財,取水利?!鋇比死嗾莆樟死盟鬧鞫?,又能根據水性因勢利導時,便有了水利,有了工程。反之,如果一旦對水失去控制,水勢必給人類帶來災難和麻煩。

我國有著漫長的治水史,從傳說中的鯀和大禹這對父子,到建造絕世奇跡都江堰的李冰父子,再到秦人開鄭國渠和靈渠、西門豹“發民鑿十二渠,引河水灌民田……至今皆得水利,民人以足富”等等,每一項工程都留下了清晰的治水史跡。

縱觀古今,中華民族圍繞興水利、除水害,抒寫了一部源遠流長的治水史詩。在每一項傳世的治水工程背后,都佇立著治水英雄的鮮活形象。而每一項水利工程的成敗得失,最終都在時間的考驗下,在實踐的檢驗中,看到優劣,見出分曉。

順著每一條河流行走,在適合修筑關隘的峽谷處,有太多大同小異的水利工程,那些或大或小的攔河大壩,像一道栓塞,截斷了河流的動脈,改變和影響了沿河一帶的生態環境。我了解過不少大壩,絕大多數沒有預留魚道,為此每年下游的魚群需要洄游產卵時,由于河道被大壩攔截,而魚群在物種進化的本能驅動下,拼死往上,終因無法逾越鋼筋水泥澆鑄的大壩,最后魚群在不停的沖擊碰撞中,直至把頭顱撞破,浮出水面……

這是魚類的悲哀,然而這個問題不單是哪一條河流、哪一個地區的現象,而是一個世界性的問題。密西西比河是美國第一大河流,這條貫穿美國南北的母親河,向北延伸到加拿大,向南注入墨西哥灣,跨越美國本土41%的面積,它在美國的地位相當于我們的長江+黃河。這條河流在歷史上水患不斷,馬克·吐溫說過:“一萬個河道管理委員會也不能馴服那條無法無天的河流,不能告訴它‘來這里’或者‘去哪兒’,不能讓它順服?!焙罄叢諍擁郎峽冀ㄔ齏蟀?,有些后建的大壩留有魚道,但之前建的大部分沒有預留魚道,所以出現了問題。2011年,美國啟動了最大的拆壩工程,原因雖然是多方面的,但其中重要的一點是為三文魚洄游讓出通道。

而在峽江水利樞紐工程這道重力大壩上,卻是另一番景象,這里能看到尊重自然、?;ど娜誦曰砟?。對于巨蟒一樣橫于江上的壩體來說,除了通行千噸級的大型船閘、18孔泄洪閘之外,還有一條專設的魚道。這條曲徑通幽的魚道總長905米,底寬3米,為橫隔板式設計,由一級一級的水池組成,像房子的樓梯和休息平臺,這種設計能利用水池減緩流速,有利于魚群上游。隔板過魚孔的合理流速,可以滿足青魚、草魚、鰱魚、鳙魚四大家魚的上溯需求。望著這條為魚類專設的綠色通道,我不禁心生柔情,這條用心構建的水渠,它不僅是生命的通道,更是良心與愛心的通道,它讓下游的魚類成功越過50米的攔河大壩,自由洄游,繁衍生息。

5月下旬抵達峽江大壩的時候,不是魚兒洄游產卵的高峰季節,但從水中透明的玻璃觀察室,仍然可以看到少量的魚兒順著魚道歡快地游動。據2016年9月至10月的監測數據顯示,從魚道中游入23000尾,游出32000尾,還有其他時段的敞開式過魚不在監測之列,可以想象數量相當龐大。通過之前的影像資料看到,密密麻麻的魚兒從魚道中列隊穿過,就像趕赴一場約會……

 

作者系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已在全國各級報刊發表或轉載作品200萬字。出版長篇報告文學《鐵軍本色》等三部;小說集《誰在城里種玉米》;散文集《踏雪無痕》《安魂帖》。先后獲全國公安文學獎;第二十四屆孫犁散文獎;2017年《小說選刊》“善德武陵”杯全國微小說精品獎;第四屆廣東有為文學九江龍散文獎。有散文作品入選年度選本和新課標初中語文輔導教材以及多省市高考模擬試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