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關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當前位置: 首頁 >> 水文化 >> 水之韻
盱水拖藍
發布時間:2019-01-07 17:25:10來源:江西水文化雜志編輯部作者:倪振瀧

我喜歡看水。記得小時候,我常?;嵋桓鋈碩宰帕骶頤趴詰囊惶跣『映鏨?。這條小河的水很淺,清清亮亮地繞過母親洗衣服的幾塊石頭和一叢叢雜草,蜿蜿蜒蜒地向著一個很遠的、我不知道的地方流去。小河平靜地流著,漸去漸遠,若隱若現,在目光的最遠處,仿佛一條絲帶,飄向天空,給我留下許多神秘與向往。

稍長,我進了縣城的一所中學,我知道了,故鄉的小河不是流到天上,而是流進了繞過縣城東去的盱江。盱江要比小河氣派多了,江面寬闊,水勢滔滔,就是兩岸的樹林,也大多挺拔、高大,枝繁葉茂,春夏季節,綠得像是可以擠出水來。微風起時,江兩岸的樹木便動起來,那落到水里的影子就被搖碎了,和著天空的色彩,綠綠地、藍藍地鋪滿了整個江面,有如一塊巨大的藍綢緞,在風中柔和地飄動,把人的思緒牽得很遠、很遠。

一位老師告訴我,這藍藍的波影,被稱著“盱水拖藍”,是個有名的景點,以前有許多文人寫詩贊美過,像蔣子奇的“盱江一帶碧漣漪,來憑闌干把酒持。吏役不知春色曉,緋紅花發兩三枝”,便是其中的一首。

再后,我讀到了兩千多年前,孟子在與人議論如何認識水時的一句話——“觀水有術,必觀其瀾”,意思是看水能得其術而入,水的波瀾便可以使我們隨之遐想聯翩,進入一種人與水相游相知的境界。有了前人的指點,再一次站到水邊,便感覺那藍藍的波影有了一份性情,一種生命。

 

孟子總結觀水之術,喜歡水是很自然的。說過“仁者樂山,智者樂水”,以仁者自居的孔子,也是一個喜歡水的人。他“見大水必觀焉”。據說,他對水還有一篇大道理,“水柔也無為,似德;浩浩乎不屈,似道;赴萬仞之谷而不懼,似勇……”把水人格化了,道德化了。在他晚年的時候,還曾站在河邊對著滔滔東去的流水發出“逝者如斯夫”的感慨,悲呼著“河不出《圖》,洛不出《書》,我已矣夫!”這里的水,在孔子的心中,已然不是純粹的物質之水了,而是他的一個遠方知己。臨河觀水,就像是遲暮之年老朋友的促膝交談,可以超越一切榮辱與名利、可以忘情、可以毫不掩飾、可以把一切內心的喜怒無拘無束地傾吐出來。

在佛教經典和禪者的體悟里,時常把人心的狀態稱為“心水”,一方面是因為水的純凈,沒有狀態,卻可以包容一切,也可以被一切所包容的屬性;另一方面則是人緣水而得的一種感悟。便如這盱江之水,不是因為藍的誘惑,也不是因為自身的媚態,兩岸的景物雖然改變了它在人們眼里的形態,但它依然坦坦然、不帶絲毫猶豫地前去,瀟灑自由地出入于無礙的天地之間。     

我不是禪者,但禪者追求的“心水”境界,卻在臨水時油然而生。我常想,人心若能保持平靜若水,保持水性不二,便可以少去許多的煩惱與悲傷,多一些溫暖與清凈。然而,這種感悟終非所想便能所得,對水的認識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恐怕還在于我們本心的融匯與明凈了。

 

記得有位詩人說過“曾經滄海難為水”,也有位詩人說過“無處清波不照人”。同樣是水,卻臨水照出了截然不同的兩種性格。就是同一個人,不管是對水的感受,還是水對人心靈的昭示,也會因時、因事而大相庭徑。面對滾滾而來的長江之水,大詩人蘇東坡有“哀吾生之須臾,羨長江之無窮”的傷感,也有“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的豁達。同樣是長江之水,在關漢卿的筆下,雜劇《單刀會》中的關羽眼里,卻是另一番景象,不是水,而是山河動蕩中百姓的血與淚?!啊撇艿那介忠皇本?,鏖兵的江水猶然熱,好教我情慘切。這也不是江水,二十年流不盡的英雄血?!閉舛緯劣艏ぴ降那?,通過悲劇人物關羽唱出,不僅讓人感到一種摧肝裂膽的悲壯與慘烈,也讓人在面對廣博的空間時,一份對生命的體恤和尊重由然而生。

流水不言,都只是人緣水而生的一種情思。這份情思珍藏于每個人的心中,在紛擾的塵世,我們不愿示人,是柔而無骨的水,觸發了我們?還是我們孤寂的心靈在祈盼一種訴說?

區區如我,臨江觀水,又能感悟多少呢?

 

 

面對款款東去的盱江之水,我總會想一位哲人說過的話:“人不能兩次踏進同一條河流?!筆塹?,這江面上的每一朵浪花,都是我們需要重新去認識的水。昔日讓先賢為之動容、以詩句贊美過的水或許早已匯入了寬闊的海洋,難有辯認的蹤跡;或許已經蒸化成一縷清氣,成了白云一朵,在天邊自在卷舒……我今天看到的水,不是昔人眼里的水,也不會是我昨天看到的水,甚至就在我想起先哲那句話時,這水就是已經變化了許多。不過這水再如何變化,展現在人們眼里的,是一樣的藍、一樣的綠。無論是哪股水,也都一樣滋潤著、滌蕩著、沖激著我們的心靈,讓我們感受一種不爭的寬容與永恒。

“水哉!水哉!”在孔子臨水發出的贊嘆聲里,我仿佛看到了故鄉的小河邊,那個孑然獨立、對水出神的少年。故鄉的小河依然汩汩然流進這條波光粼粼的盱江,而我,卻已不再是那個少年了。歲月無痕,其間的許多變化,更改水的波紋,也更改人世萬象和我們觀水的心境。

許多年后,我在另一個地方看到了另一條大河,一條比盱江更寬、更氣派的大河。我猜想,盱江的水可能就流進了這條河里。大河波濤洶涌,氣勢澎湃,極為壯觀。只是我思念的,依然是我看熟了的那一片藍,那一片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