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關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當前位置: 首頁 >> 水文化 >> 水之韻
農民將軍的水利情
發布時間:2018-10-29 14:09:31來源:江西水文化雜志編輯部作者:秦璐


春恬。雨潤。三月。時間用它亙古不變的步伐前行。

都說“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墑竊?1年前,偏偏有位肩扛將星的老者在年逾半百之時,卸下滿身榮光,將繽紛的希望攙和上辛勞的汗水,灑向江西的綠水紅壤之間,醞出一段段讓人傳頌不絕、感念不息的佳話。

這在千余位開國將軍中絕無僅有的一位,便是甘祖昌。

甘祖昌,江西省蓮花縣人。1927年加入中國共產黨,翌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從蓮花到井岡山,從遵義到北京,從土地革命到抗日戰爭,從兩萬五千里長征到新中國建設。這位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榮獲二級八一勛章、二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的老將軍在長期而艱苦的革命戰爭中,頭部三次負重傷,嚴重的腦震蕩后遺癥長期折磨著他。領導和同志們都建議他到條件比較好的地方去頤養天年,但甘祖昌有自己的打算。

1955年,時任新疆軍區后勤部長的甘祖昌將軍向總政打報告,主動申請解甲歸田,總政領導沒批準。1956年,將軍又向總政打第二份請辭報告,總政還是沒批準。1957年,堅定不移的將軍再次提交了自己的解甲申請,最終得到時任總政副主任兼總干部部部長肖華上將特批,準許將軍回鄉。

他的第三份的報告中是這樣寫的:在長期的革命戰爭中頭部三次負重傷,有嚴重患腦震蕩后遺癥,不適合做領導工作,但手腳還是好的,請求領導批準我回江西鄉下,為社會主義新農村貢獻力量。

 

1957年8月,甘祖昌領著全家人,回到了闊別二十多年,讓他魂牽夢縈的家鄉——沿背村。

沿背村,座落在江西省蓮花縣坊樓鎮中東部,南陂垅中心,村西側有清澈見底的南溪河,村后一條河流自北向東南沿村莊緩緩流淌。村里百姓大多依賴傳統的農耕模式生存。

農家出身的甘祖昌,當看到家鄉人雖然勤勤懇懇地勞作,但因當地基礎條件薄弱,自然災害頻發,百姓生活依舊貧窮困頓時,他輾轉難眠。

久久思慮后,甘祖昌想起1934年,毛主席在江西瑞金召開的第二次全國工農兵代表大會上講經濟政策時,就說過“水利是農業的命脈”??剎皇鍬??國以民為本,民以食為天,而糧無水不成。影響糧食生產的諸多要素中,水利增效最突出。若是能把水利修好,使得“旱能灌,澇能排”,那大家的好日子就來了!

1962年春節,大年初二。坊樓公社書記劉可興登了甘將軍的門。拜罷了年,談起公社的農事,甘祖昌說:“老劉,全公社七八百畝水田,畝產量只有四百多斤,每年要吃返銷糧三百萬斤。種田的沒飯吃,這個問題你非解決不可?!繃蹩尚說?“我今天就是特來向你請教,靠你老人家支持把產量搞上去,水田要增產,就要修水庫,引水灌田?!斃誦匏?!一下就說到了甘祖昌的心坎上。老將軍毫不猶豫地說:“好嘛,我們合作!”

修水庫,一要資金,二要技術。建設方案上報后,地區派了一名技術員,實地勘看后得出結論:水庫使用價值不及投資,若是建設,得不償失。

這叫人沮喪的結論沒有讓甘祖昌打退堂鼓,望著村邊的流水,他憶起當年在南泥灣的八路軍。對,自力更生!他想到坊樓有一個峙垅煤礦,因經營不善而虧損停產。但這個礦出產的煤質很好,銷路不愁。若是能把煤礦救活,再用賣煤的盈利修水庫,那就再好不過了。

說干就干!甘祖昌四處聯系,請公社派出了一位能人,煤礦在這個懂生產、擅經營的能人管理下,短短一年工夫,就贏利二十幾萬元。有了資金,水庫的修建就正式被提上了日程。

1965年端陽節前,公社廣播站的大喇叭響了:“明天上午八點,在江山河上游召開群眾大會,全公社一起商量修江山水庫的事,老紅軍甘祖昌要講話?!?o:p style="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TEXT-ALIGN: justify; MARGIN-TOP: 0px; TEXT-INDENT: 2em; MARGIN-BOTTOM: 0px" align>

開會那天,兩三千名社員絡繹而來??吹醬蠹也畈歡嗑燮肓?,早早來到會場的甘祖昌,站在高處,朗聲宣布:“我分析了,過去兩次修水庫之所以失敗,是因為把壩筑在了下游松軟泥沙的河底上,這次一定要在上游河底有堅硬石床的地方選址建壩?!彼顧擔骸扒傲醬謂ㄆ鸕陌穎緩樗蹇?。為啥?因為那是用泥巴和石頭壘起來的,水一泡就松,一沖就垮。這次要修,就要用鋼筋水泥?!?o:p style="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TEXT-ALIGN: justify; MARGIN-TOP: 0px; TEXT-INDENT: 2em; MARGIN-BOTTOM: 0px" align>

原來,興修水利用于調洪、蓄水、灌溉,一直都是當地百姓的夢想。1958年和1960年,大家曾憑著滿腔熱情,兩次攔河建壩??梢幌鹵┯?,壩體就被洪水沖垮。

大家用敬佩的眼光注視著這位半生戎馬、本是水利“門外漢”的老人,聆聽著他頭頭是道的水利內行話,再一次燃起了希望。

第二天,公社決定從所屬的八個大隊每隊里各抽出一名干部,組成水委會,也邀請甘祖昌參加。甘祖昌欣然接受,并提出自己的意見:水利是科學,修水庫光靠群眾們的一股干勁還不行,一定要有懂業務、肯吃苦、負責任的技術員參與進來才行。

這時,有人提出了一個人選,叫王新安,是原水利局的技術員,專業技術水平很高,為人老實肯吃苦。在那個特殊的年代,因為家里是地主成分,被開除回家幾年了。

甘祖昌說,出身不由己,出身不好有什么要緊,我們需要的是他的技術!技術員的人選,就這么定了??賞腥說酵跣擄布胰デ肓肆醬?,王新安卻不敢來。第三次去請時,甘祖昌讓人帶上自己的親筆字條??吹階痔?,王新安終于來了。

甘祖昌誠懇地寬慰他:“我們公社請你來,是要你幫助我們搞水利建設,不是要你當勞力。勞力我們多的是。我們需要你當技術員,當指揮員。因為你有技術,有實踐經驗。我們信得過你?!?o:p style="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TEXT-ALIGN: justify; MARGIN-TOP: 0px; TEXT-INDENT: 2em; MARGIN-BOTTOM: 0px" align>

諸事俱備。1965年8月,江山陂水庫正式破土動工。甘祖昌不但親任總指揮,參與設計采購材料,還每天清晨5點即起,匆匆吃了早飯就趕上工地,和大伙一塊勞動。彼時,當地未通公路,材料運送是個難題。甘祖昌帶頭組建了運輸突擊隊。年屆花甲的他不顧村民們的百般勸阻,說:“四兩撥千斤,人多力量大,我挑不動一百斤,就挑五十斤,干社會主義要有一股拼命精神?!本駝庋?,年高體弱的他硬是堅持和大伙一塊,硬生生地把五百噸水泥、十余噸鋼筋和其他沉重的建材,沿著崎嶇小道用扁擔、籮筐從五公里外的洋橋,肩挑手提,一點一點搬運到工地上。

到了十月中旬,眼看壩已經建起三米多高。一夜,突降暴雨,洪水翻滾著濁浪,洶涌而至。甘祖昌見狀,焦急地拖著病軀披起蓑衣,招呼著村民趕到工地,帶頭沖下河灘,把建設物資安全搶運到高地??刪」莧绱?,壩還是垮了,就連奠基那塊幾十噸重的龐大基石也被兇猛的洪水撼離了原位。

一片狼藉前,村民們人心浮動、議論紛紛。私下里傳言:“這里叫南陂,就是‘難修陂’的意思,巴蠻要修,老天爺也會沖掉呵!”甘祖昌望著一張張發愁的面孔,沉吟了一會,出人意料地笑了?!巴久?,大水沖掉了我們修的壩,毀掉了我們三千個工,就要它賠償一萬個工!”見大家不明所以,他又解釋道:“我們修陂不是為了引水灌田嗎?要灌田就要挖溝修渠。天晴了兩個多月,泥巴像石頭一樣堅硬??壓び址蚜?。現在下了這一場透雨,土質松軟,開渠一個工能抵三四個工,這不是老天爺賠償我們一萬個工嗎?”一席話讓慘淡的愁云散開了??吹較M鬧諶?,又鼓起了干勁。

考慮到眼前的境況,甘祖昌同鄉親們商量后決定——重新調整勞力,緩修壩體,開山劈嶺,集中主要力量用巖石作墻先修水渠。

接下來的幾天里,甘祖昌親率十二個工匠分兩班,二十四小時爭分奪秒連軸轉。石墻越砌越高,這個跟大家一樣一日三餐在工地上,三天三夜只睡了六個多小時的老人,堅持同大家一起在窄窄的墻上勞作。眾人擔心不已,生怕他頭暈眼花,一不小心摔下去,一再勸他回去休息。他還是照干不誤:“我危險,你們就不危險?”哪怕手臂被山上突墜的落石砸得鮮血直流,也僅僅是在山坡上,尋了一把草藥,搗爛了敷上。稍事休息止住血后,又繼續干了起來。就這樣,幾日幾夜爭分奪秒的奮戰中,十余米高的石墻次第而起,江山水庫的北渠道暢通了。

十天過去,雨過天霽,洪流消退。大家又回到工地上,熱火朝天地干起來。

日月輪替,光陰荏苒。這座高19.5米、長25米、寬49米,庫容量550萬立方米,由干砌石塊河粗糙混凝土筑就的江山水庫,在五個多月后,終于建成了。

均寬2米、深1.5米的南北二渠仿若矯健的小龍,潺潺渠水翻山越嶺,綿延25公里,流域面積達118平方公里。清冽的渠水順著彎彎曲曲的山嶺田地,歡歡快快地跑,潤潤地滋養著十幾個大隊的2890余畝農田,全公社水稻產量整整翻了一番。鄉親們形象地稱這是蓮花的“紅旗渠”。

水庫剛建成,甘祖昌和技術員王新安又開始研究水利發電站和水泥廠等水利配套工程的建設。甘祖昌通過老戰友幫忙聯系,從福建購買了一套500千瓦的發電機組設備。王新安沒有搞過水電站,不知道如何安裝發電機組。甘祖昌就一邊鼓勵他刻苦鉆研,攻關破難,一邊派懂技術的人員與他一起到吉安、萍鄉等地參觀學習。一個月后,伴著安裝完成的發電機組順利運行的轟鳴聲,全公社家家戶戶新裝的電燈亮起來了。一盞盞明艷的燈光,宣告坊樓沒有電的歷史徹底結束了。

 

1957到1986,整整29年。除去生病、外出開會以外,甘祖昌幾乎天天和大家一起參加生產勞動。鄉親們都記得,那些年里,他領著大家筑水庫、建電站、修橋梁、開溝排水改造冬水田……辦了數不清的好事。

1986年3月28日,這位為了支持家鄉建設獻出了百分之七十以上個人工資的老人;這位不顧年邁多病,親自領著家鄉父老修水利的老將軍,在他的家鄉,與世長辭。一只鐵盒子里,裝著他留給妻子和兒女唯一的物質遺產,里面是紅布包裹著的三枚勛章。

水打山崖,風過林海。萬千碧柳蔭,長溝流月去。驀然回首,半個多世紀的時光在山水間流過,被改造得郁郁蔥蔥的虎形嶺下一片片茂茂豐豐的稻田。

許多地方已不復當年模樣,但將軍當年帶領鄉親們肩扛手挑建設起來的江山陂、快省陂、峙壟陂、馬家坳水庫、龍潭水庫等水利工程,依然雄偉佇立,就像將軍的化身,始終守護著下游江山、南陂垅、新枧、坊樓乃至富沖等地四千畝的農田。供應著鎮里三千鄉親的飲水,保證著沿河的沿背、甘家、江山、屋場、新枧五村的防汛安全,滋潤著近岸遠山的草木生靈,美麗著方圓一帶的山色水景。感恩的家鄉人將江山水庫更名為將軍水庫。

甘祖昌,這位甘為農民的將軍在刀兵不興的年代里,卸下將星,著起布衣的他,并未卸下心頭的滿滿牽掛。無論在革命戰爭的槍林彈雨中,還是建設年代的艱難局面里,都一樣地無私奉獻,激情滿懷。而他所有對家國、鄉土、人民、水利的情懷,都被他牽掛的這國、這家、這人、這水,裝在眼里、刻進心間。


分享到:
全能计划 必赢客软件下载 手机二人斗地主 后三组选包胆倍投 计划任务管理软件 大小倍投稳赚方案图片 导师带你买快三是真是假 分分彩后三包胆稳赚 pk10走势图教程 北京pk10手机分析软件 pk10走势图分析书籍 后二重庆时时彩怎么买稳赚 玩时时彩怎么稳赚方法 七星彩单双头尾规律 快三回血规律 腾讯分分彩全能版计划软件